纸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失踪4年才回家的弟弟为何天亮就要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2:12 阅读: 来源:纸箱厂家

2005年11月29日,凌晨4点,刚刚入睡不久的15岁的刘小香惊醒了,她急切地睁开双眼,看了看窗外,还好,天还没亮。突然,她听见弟弟在隔壁床上的呓语:“姐姐……姐姐,我不走!”小香的心像被刀子狠狠地剜了一下,痛得要命。她咬着被子低声说:“弟弟,我不会让你走的!”

11月28日,失踪4年的小亮终于回到了家,但是,让姐姐小香难过的是,爷爷却让弟弟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对于从小与弟弟相依为命的小香来说,4年的刻骨思念,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残酷现实,她实在无法接受。她不明白,曾经那么疼爱弟弟的爷爷为什么不让弟弟回家?

7岁的弟弟是永远的牵挂

2001年9月初的一天,四川省达州市涌兴镇涌郊村出了件大事:村民刘中平家7岁的小儿子刘小亮失踪了。

本来平时放学后,都是11岁的姐姐小香领着小亮回家的。可那天下午,贪玩的小亮根本就没去学校。小香想到弟弟以前也逃过学,就没往心里去。父亲刘中平经常在外面打工,家里只有后妈、外婆(后妈的母亲)和已经70多岁的爷爷照看他们姐弟。因为淘气,弟弟平时没少挨后妈和外婆的打,平日里,只有爷爷和小香最疼爱弟弟。

那天直到天黑了,小亮还是没回家。当天晚上,小香和爷爷挨家挨户地找。村里的人家已经问得差不多了,小香明显感觉到了爷爷的紧张,不详的预感让她心里一阵发抖:弟弟会不会跑丢了?这可怕的想法让小香忍不住哭了起来。“别哭!说不定就在下一家玩呢。”走在夜色苍茫的村路上,爷爷拉着小香安慰着小香,自己的声音却急得颤抖起来。那天,爷孙俩一直找到下半夜,也不见小亮的踪影。

早上,小香醒来不见了爷爷,外婆冷冷地说:“那老头子半夜就起来了,打着火把去镇上找你弟了。”下午一放学,小香就飞快地往家里跑,她担心两天不见人影的弟弟回到家后,会被后妈打骂。远远地看见家门,小香忍不住喊了一声:“小亮!”

可是,弟弟没有出来,倒是爷爷、外婆和邻居们从屋里跑了出来,见只有小香一个人,他们都很失望。从没对小香发过脾气的爷爷,抽出一根篾条,劈头盖脸地抽向小香,“你是怎么照顾弟弟的?你去把小亮给我找回来!”邻居们急忙拉开爷爷,“不能怪小香,小亮天生淘气,十个小香也是看不住的。”

爷爷听了这话,忍不住号啕大哭:“可怜的孩子,才7岁啊,一个人在外还不得饿死啊!”小香听了也跟着放声大哭。后妈来了火:“你跟着鬼嚎什么!小亮真要是丢了,你爸爸回来不打死你才怪!”

刚被爷爷打了的小香又委屈又难过,一听这话,她冲着后妈顶撞了回去:“小亮就是被你打跑的!他不是你亲生的,你和外婆总是打他,他不愿意回家,所以才跑丢了的!”后妈听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恼怒地冲过来就要打小香,被乡亲们拉开了。

听说小亮丢了,小香的爸爸也赶了回来。失去了儿子的刘中平脾气变得更加暴躁,小香便成了出气筒。小香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她甚至希望爸爸打得更重一些,假如这样能赎得弟弟的回家。不久,爸爸再次外出打工,那以后他再没有回来,也不寄钱回家了。不久,小香的后妈也说要外出打工,这一走也没了音讯。

从此,这个家里就只剩小香、爷爷和外婆,老少三口艰难度日。爷爷除了种田外,还要帮别人打石头,挣钱供小香读书。外婆年纪大身体不好,小香除了上学,还要洗衣、做饭、喂家畜,帮着爷爷干活。在家里,她俨然成了一个大人。

时间最能愈合伤口,日子渐渐平静,只有小香会时常忍不住想念弟弟,每晚躺在床上一静下来,就会想起和弟弟在一起的开心时光。弟弟长高了吗?是不是也在读书呢?她设想过很多次,弟弟突然回家了,她高兴地抱着他,跳呀,笑呀,可最后,她都从梦中惊醒,从满心欢喜一下跌落到失望的谷底……转眼小亮已经失踪4年了,小香也已经读初二,对弟弟的思念,成了她心中无法解开的结。

其实,整日思念小亮的,还有爷爷。好多次,小香都看见爷爷独自翻着小亮曾经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书包,一看就是半天。小香知道,爷爷是最想小亮的,但是他从来不表现出来,只是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做农活和打石头上,一心想让小香多读点书。小香考上初中时他说:“孩子呀,多读点书好!以后才不会受人欺负,才能找回你弟弟。”

这样的嘱咐爷爷只说过一次,但是小香一直记在心里。她时刻在想,自己长大了就要外出打工,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弟弟小亮。为了自己,也为了爷爷。

离家4年的弟弟从天而降

2005年11月28日临近中午,小香正在厨房做饭,突然听见屋外有人在喊:“爷爷,姐!我回来啦!”

那是一个半大男孩子的声音,乡音中夹杂着外地口音,一声声地撞击着小香的耳膜。小香还没有回过神来,爷爷已经跑出门外,片刻,就听见爷爷惊喜地大叫“小亮”!然后就听到爷爷开心地失声痛哭。

小香愣了一下,飞快跑了出去,只见爷爷正抚摸着一个男孩的头,哽咽着说:“娃子,抬起头来,让爷爷好好看看你。”那男孩听了,温顺地抬起头,眼光一下子和小香的目光接上了,男孩子咧嘴一笑,大声喊了起来:“姐!”

小香的眼前顿时起了一层薄雾,她冲上去,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抱着弟弟,嘴一扁就放声大哭起来。弟弟不见的时候,又瘦又黑,只有那么一点点高,4年不见,弟弟长高了很多,像个小大人了,已经到大人的胸口了。

也就是在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小亮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那个中年男人温和地自我介绍道:“我姓梁,在广州火车站附近上班。我第一次看到小亮是在两年前,在公司旁的一个垃圾筒前,他一身烂衣服,背着一个装满报纸和空瓶子的大袋子,在翻别人吃剩的饭菜。我回公司找了些空的矿泉水瓶和可乐罐给他,让他拿去卖钱。这样过了半年,后来我和同事商量,决定一起收养他。”

原来,那天下午小亮逃学出来,独自在街上闲逛,有个人说要带他去城里玩。小亮一听好开心,心想去了就可以给姐姐讲讲了。谁知,一上汽车就坐了好几天,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一下车,小亮就被那人关在一个小屋里,逼他学偷东西,不听话就往死里打。小亮好不容易偷跑了出来,一直靠捡垃圾为生,直到遇到梁叔叔。

小香一听小亮在垃圾筒里找剩饭吃,一把搂过弟弟又痛哭起来。梁先生接着说,自从收留了小亮,上班时间,小亮就住在他们公司里,到了周末,就把小亮接回自己家里住。“小亮很乖很懂事,从来不用人操心,而且特别节俭,大家给他的生活费,他都节省着存下来,有时候还出去捡垃圾卖钱,两年下来,小亮已存了760多元!小亮这样对我说:家里还有爷爷和姐姐,将来我回家,要把钱给爷爷养老,供姐姐上学。”

这时,梁先生才说出这次回来的本意:他见小亮非常想读书,想着也该让他继续上学了,可问了十几家学校,都因小亮没有户口而办不了。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小亮突然想起家在四川达州,梁先生便与广州的媒体联系,他们和成都的报社一起,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地址,把小亮送了回来。

为何弟弟天亮就得走

小香拉着弟弟的手,怎么也不舍得放开,可听完梁先生的话,一边开心得直搓手的爷爷却突然沉默起来。他把小亮支开,一脸难色地走到梁先生身旁,欲言又止,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梁先生,我们不能把小亮留在家里。”

“爷爷!你说什么?你要赶小亮走?”小香惊叫起来。爷爷忙大声呵斥她:“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去!”爷爷摇着头对梁先生说:“小亮今晚就在家里住一晚,明天你走的时候,一定要把小亮带走,不然的话我们也不要他了。”

气氛一下子陷入尴尬。小香不明白,刚才还非常兴奋的爷爷怎么一下就翻脸了?小亮也疑惑地抬眼看着爷爷,可爷爷回避着不看他们。小亮“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喊:“我不走!我要和姐姐呆在一起!”

小香突然灵机一动,她抹了抹眼泪劝爷爷:“弟弟找到了,爸爸一定也很高兴,先打个电话告诉他吧。”爷爷听了一愣,儿子刘中平在失去小亮之后,外出几年都不曾经回家,这也是爷爷心中最大的伤痛。

这时,一边看热闹的邻居早已经拨通了刘中平的电话。小香满怀期待地抬着头,可是,父亲听说小亮回家,竟然一点都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掉了电话。

小香哭丧着脸,拉着弟弟坐在门口,听着邻居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父亲,“他呀,听说在外面早就结婚了,又生了两个娃娃了。”“估计他早就忘记了家里还有小亮和小香,哎,生在这样的人家,真是造孽啊……”小香越听心里越沉,她看着弟弟,弟弟似乎又变得那么弱小,那么需要保护,就像当年他刚走丢的时候。

当天下午,在爷爷的要求下,梁先生带着小亮去了达州市涌兴镇派出所,让派出所出具一张小亮的户口证明,还写了一张委托梁先生为小亮临时监护人的纸条。小香呆呆地看着大人们做着这些,心就像快死了一般麻木,一直等办好之后,小亮突然拉着小香说,“姐,你带我去镇上玩玩吧?”小香鼻子一酸,眼泪又止不住了,弟弟这是舍不得离开呀。

在镇上,弟弟找到了过去的小伙伴,开心地玩去了。小香远远地看着,要是可以永远这样陪着弟弟那该多好啊!不行,一定要阻止爷爷!想到这,小香急忙跑到邮局,再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号码,可无论小香怎么拨打,父亲始终不接。急怒攻心的小香眼前一黑,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眼前只有小亮那双焦急无助的眼睛,姐弟俩抱着哭成一团。

那天晚上,小香把小亮4年前睡过的床仔细清理了一遍,默默地给弟弟洗了脚,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不明白,为什么以前那么想念小亮的爷爷,现在却又不接受小亮了?半夜里,小香起床想给弟弟盖盖被子,一起身,却猛然发现爷爷正坐在小亮的床头,目不转睛地看着熟睡中的小亮。

那一刻,小香对爷爷有着百般滋味。她站在那里,不敢去打扰黑暗中的爷孙俩。

再过一年我就去广州照顾弟弟

第二天,从小亮起床的那一刻起,小香的手就一直紧紧地拽着弟弟,生怕他突然跑了。眼看车子就要开动,一早上都没怎么说话的小亮突然对小香说:“姐姐,我以后还会回来的!我要在广州挣很多钱,我要带你去吃肯德基!”

这时候火车已经发动了,小香跑起来,火车越来越快,小香跟不上了,弟弟的脸贴在车窗上,小小的窗,小小的脸,那么无助。小香用尽全身力气跑着,带着哭音喊起来:“小亮,你要好好地,姐姐明年毕业了就到广州去打工,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送走弟弟后,小香直接回了学校。她心里空落落的,眼前始终闪现着弟弟上车前的眼神,有孤独,有不舍,甚至,是不是还有些怨恨呢?恨爷爷和姐姐的无情?小亮一定很伤心———向来最疼爱他的爷爷,为什么突然不要他了,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没法留他在身边……

小香越想心越痛,一整天她都伏在桌上,眼睛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傍晚放学后,小香拖着一双无力的腿往家走,一路上,同学们不解的话不断在她耳边响起:“你爷爷太狠心了!”“怎么可以不要自己的孙子呀!”“你弟弟真可怜!”……她越想心里越堵得难受。

路上,小香又被乡亲们叫住了。问她:“小香,今天送弟弟回广州了?”

“嗯。”

“小亮现在有福气了,遇到好心人,以后肯定能当大老板!到时候,你这个姐姐可就沾光了!”话中充满了艳羡和感叹。

小香没好气地冲着对方大叫起来:“沾什么光?你怎么不把自家的小孩送给别人啊?”被抢白的乡亲愣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我家小狗子没这个福气呀!昨天我还真问过梁先生,还要不要孩子,被他拒绝了!”

周围人发出一阵哄笑。

小香气得眼泪像珠子一般掉下来,她转身往家里跑去。人穷志不穷,她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这么绝情。一回到家里,她就冲着刚从地里回来正在洗手的爷爷吼道:“都是你把弟弟赶走了!你去把他找回来啊!”爷爷没有说话,仍然在慢慢地洗手,小香忍不住抬眼望了望爷爷,只一眼,她便呆了:一夜之间,爷爷似乎苍老了好多,两个眼圈发黑,背又驼得更厉害了。“爷爷!”小香哭着扑进了爷爷的怀里。

爷爷爱怜地摸着她的头,叹了口气,“小香呀,你好好读书,长大了去找你弟弟!爷爷老了,以后就指望你照顾他了。”爷爷突然老泪纵横,“背地里,还不知道别人在骂我什么呢,肯定说我绝情。我是绝情的人吗?想当初小亮丢了,我像丢掉了魂。如今想了好几年的亲骨肉回来了,可我不敢要啊!小亮回家跟着我,只能干一辈子农活,以后还是脱不了的苦命,可跟着好心人梁先生,以后才能有好前程,爷爷这都是为了他好啊……”

“可是……”小香还是不明白,做老板、有出息,比一家人团圆开心还重要吗?她怕爷爷伤心,没有说出口。不过,她总算明白了,爷爷是为了弟弟好。生活给了爷爷太多的苦难,所以,他不想弟弟也在这穷山村里苦一辈子。

没两天,涌郊村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只有在小香和爷爷心里,小亮的得而复失成为他们解不开的心结,抹不去的牵挂。小亮回广州没几天,就打电话来了。小香和爷爷去有电话的乡亲家接电话,很远的一段路,因为怕接不到电话,爷爷跑得太快,不留神就摔了一跤。爷爷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小香,你去接吧,待会儿晚了就错过了!”小香忙安慰爷爷:“小亮知道我们接电话很远,肯定一会儿会再打来的,我们慢慢走,还有时间的。”

小香扶着爷爷,终于再次等到了小亮的电话。爷爷一个劲地嘱咐小亮要听梁先生的话,然后就把话筒给了小香。“姐姐!”小亮只叫了一声,低得几乎听不见。小香鼻子一酸,她很想告诉弟弟:小亮,爷爷很想你,他其实更舍不得你,你以后大了就会明白他的苦心了。可她没说,她怕弟弟听了伤心。“我不恨爷爷!”最后,还是小亮主动说了这句话,“叫爷爷好好保重身体,我以后还回来看他。”

回家的路上,小香问爷爷:“明年我就要去广州打工,你到时怎么办?”

“你去吧,好好照顾弟弟,我能行!”爷爷故意背起双手,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小香跟在爷爷身后,眼泪又开始流个不停。

编后

一个姐姐对弟弟的亲情,在现实中却显得如此无奈和无助。小香不知道,弟弟重返广州后,成了当地舆论的焦点。人们争论的话题也是小香曾经困惑的问题:难道贫穷就有理由推卸对孩子的抚养责任?难道,对一个孩子的成长,物质条件比家人的关怀、比挚爱的亲情更重要?亲情为何在贫穷面前变得如此艰难无力?

小亮在经历了“寻亲之旅”回到广州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开朗爱笑的一个孩子,如今却整天没精打采沉默不语。或许他幼小的心里已经因此而刻上了一道永久的伤痕,一辈子都难以消除。而小香,听到这些想到这些,每次都心如刀割。她曾勇敢地表明要把照顾弟弟的责任承担起来,但那是牺牲一个孩子成全另一个孩子的做法啊,这样做值得吗?这场道德与贫穷的较量,孰是孰非,只有等时间来证明。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