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喜欢你是我做过最美的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2:24 阅读: 来源:纸箱厂家

【敢情你是属神龟的,专门遁地】

我背着包踏上北上的列车后,心情无比的愉悦和轻松。一轻松,我就想调戏冯小疯。于是我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冯小疯的电话。

“喂……”冯小疯的声音懒洋洋地从电话那端传过来。

我兴奋无比,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嗓音。

“你猜我在哪?”

“你猜我猜不猜……”

“……冯小疯,我在你家楼下抱着一大束花,你丫赶紧下来别让我丢人现眼行不?”说完这句,我啪一声就挂掉了电话,独自乐了半天。

窗外的太阳刚刚露出它娇羞的脸,我望着着渐渐远去的永明,特文艺地挥了挥手。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时,一个熟悉的人影晃到跟前,扎痛了我的眼。

“哟呵,好巧,在这里都能遇到。”冯小疯揣着手机,一脸惊讶地盯着我,“敢情您是属神龟的,专门遁地? 前一秒还说在我家楼下,下一秒可就赶上这已经开了十分钟的火车了。”

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丰富,否则,他那双乌黑的眼睛里怎么会有满得都快溢出来的嘲笑呢?就在我分神的空当间,他已说服我身边的人同他换座位,大喇喇地撩衣服坐到了我身边。

“你,你,你怎么也来了?”我黑着脸,仍然有些不能反应。

他偏过头,冲着我露齿一笑,“我记得这火车票是明码标价,还不归您管吧?”说完头一歪,便靠在我身上,闭目养神起来。

“喂,你是不是跟……踪我?”语音渐落,源于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太过平稳。

我略略低头,就看到他长长的睫毛投印在脸上的阴影,似乎是睡着了。一直都知道,冯小疯其实长得很漂亮。只是平日里他的嘴巴太过刻薄,导致他这份漂亮也跟着折损了些味道。我小心地拿出包里叠好的外套,轻轻地给他披上。

为了坐这趟车,我几乎等了一夜,因为这是永明唯一一趟北上的列车。不知不觉,睡意袭来,我挣扎着闭上了眼睛。蒙?中似乎听到有人说话,不过转瞬便陷入了更深的梦境里。

再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我是被冯小疯推醒的。火车到站,冯小疯顺其自然地牵起我的手,顺着人流往外走。一直到出站口,才放开。自动自觉地招手拦了辆车,随口报出了一个熟悉的地址。我愣了三秒,终于想起那个地址正是我之前精挑万选,并提前预订好的酒店位置。

我看了他一眼。

他悠悠地解释道:“哦,就是那天我去你家拿东西时,看到你电脑忘记关了,于是我顺手多预订了一间房……”

我默不作声地抱起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大多数孽缘的开端,都是灯光效果烘托出来的】

说起我和冯小疯,就不得不顺带提提我们之间的孽缘。

我们是邻居,别人眼里的青梅竹马,彼此眼中的天敌克星。当然,这句话是冯小疯说的,并不代表我的观点。相反,我很喜欢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那时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我们离开了原来的城市,来到永明。搬到了单位分配的职工宿舍楼,一层两户的那种。

我们住在左边,冯小疯家就住在右边。

晚上没多久,冯小疯便在他妈的带领下,端着礼物,来到我家庆贺乔迁之喜。我站在爸爸身后,看着那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朝我伸出白白胖胖的友谊之手。恍惚就觉得,这个小男孩真漂亮,就像是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小王子。

我怯怯地伸出手握上去时,似乎还能看到他周身散发着光圈,一闪一闪的。

就在我将羞未羞之际,他皱着眉趁大人不注意,用力挥开了我刚吃完炸鸡腿后油乎乎的手。脸上的嫌恶只停顿了一秒,转瞬便又展开了和善且无辜的笑容。

我幼小的心灵就在那时严重受创,从此在他面前,我便不知道娇羞为何物。

后来事实证明,什么小王子,什么光圈,都是我的错觉。而错觉的起因,就是那天楼道里的出了故障的灯。

可见,大多数孽缘的开端,都是灯光效果烘托出来的。

经过一番睦邻友好的深入沟通后,我被爸爸顺理成章地送进了冯小疯所在的学校,又以关照为名,被安排在冯小疯所在的班级。

尽管我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就知道他是个有心机的小孩,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不是有句名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么?我简直是将这条名言贯彻到底了。

整个小学,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大庭广众下拉他的手,在父母亲友面前占他的便宜。他越闪躲,我便追得越急。虽然事后,都会被他阴狠地报复,比如说在书包里发现死蚂蚱,校服后面被蜡笔涂出一只猪头,或者是作业本被粘满胶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小学,我们都在一起。

【即便我那么喜欢他,我也绝不会在他面前示弱】

这样小打小闹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们小学里的最后一个儿童节,学校组织学生们准备节目进行公演。美术老师们充分发挥了她们的聪明才智,用彩纸剪裁出了许许多多的小衣服,有裙子,也有燕尾服。选出了几个小模特让她们走秀,其中便有眉目清秀的冯小疯。

原本那该是个美好的回忆。然而,问题就出在表演过程中,后一个人踩到裙子摔倒了,连带地将刚秀完返回的冯小疯也绊倒了,于是嗤喇喇一片纸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那是第一次,我看到冯小疯的裸体,虽然小时候还没发育完全,但也足够我脸红心跳了好久。

那个踩到裙角摔倒的笨蛋,就是我。

而我的实例简直充分印证了,女孩都比较早熟的理论。只是,年少时的感情里,谁又容许谁先认输呢?即便我那么喜欢他,我也绝对不会在他面前示弱。

后来无数次,冯小疯都把我逼到墙角,拷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我都咬紧牙关,矢口否认。开玩笑,这种事,就算是故意的,也绝对不能说出来啊。

随着年岁的增长,冯小疯出落得越发丰神俊朗起来。人前人后,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充分满足了那些青春期的小女孩们蠢蠢欲动的王子梦。告白,巧克力,情书,花样繁多,小姑娘们不怕死地前赴后继。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又继续。多亏了她们的无私奉献,为我省下了不少零花钱。

我无以为报,只能一边谴责他人面兽心欺骗少女们纯洁的感情。一边从他的书包里掏出各种零食,大快朵颐。

每每这种时候,冯小疯都会十分鄙视地抢过书包,义正词严地说,“人面兽心的人的东西通常适合喂狗,这些还是留着给旺财吧。”

旺财,我们俩偷偷养在院子里的流浪狗,不过通常是他在养,我在旁边逗。想到旺财流着哈喇子舔这些我酷爱的零食时,我忍不住抖了抖,又抖了抖。

“对不起,我错了,你就原谅小的吧。”我死死护住零食,一脸诚恳地道歉。

事后当然还是以我成功抢到零食奔回家里宣告结束。只是,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意识到这个举动将给我往后的生活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

【她用这世间最冷漠的语气对我说着最残忍的话】

随着不加节制地享用那些免费的零食甜品,那些蛰伏在我体内的各种激素终于彻底爆发出来。等我意识到时,什么最美不过十七岁,什么花季女孩多忧愁……总之曾在我心中被无比美好描摹过的高中时代,就这么成为幻梦。

飞扬跋扈意气风发的,是冯小疯。

我则成功从一个体重80以下的美少女直接飙升成150以上的女胖纸。这个血的教训告诉我,珍爱生命,远离零食。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遭遇了我漫漫情路上的第一个坎坷——路欣然。

冯小疯有两大优点,人长得帅,成绩很好。这个人在中考的时候充分发挥了他的优点,以市第一的中考成绩迈进了重点高中的大门。而路欣然,是第二。我虽然也很努力,但远远追不上他们的脚步,所幸,我也挤进了那所高中。

冯小疯暗地里还是喜欢百般刁难我,但是在人前对我却好得逆天。

等我上学,接我下课,送早餐,补习功课,样样俱到。我经常踏着众人艳羡的目光从教室里走出去,伸出爪子抓住冯小疯的手臂。

每当这时候,我的虚荣心就会得到极大的满足。试想想,一个翩翩美少年把你奉若珍宝,还不嫌弃你是个胖纸,这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能修来的福分?

显然,我想得太天真了。冯小疯对我越好,她们就越闹腾。

学校里的女生见了我,都如临大敌。各种各样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传得到处都是,到最后,我几乎被所有的女生孤立。

夜深人静时,我联想着冯小疯以往种种报复我的事迹,不止一次怀疑,他是故意的。这个想法让我坐立难安了好久,但我还是忍不住为他想出各种各样的借口开脱。

所以,当路欣然昂着脖子走到我面前,冷着脸对我说,“你离开冯书源吧,你跟他,不配”时,我后知后觉的眼泪顷刻间汹涌而至。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路欣然。

她站在我的课桌前,逆着光,高傲得像一只天鹅,却拥有着一张与冯小疯同样让人过目不忘的脸。我清晰地从她的瞳孔里看到我自己,肥胖,丑陋,满脸痤疮。

她用着这世间最冷漠的语气对我说着最残忍的话,她说,你和冯书源,不配。

我都快忘了,冯小疯真正的名字,其实是冯书源。

【只有手握梦想,才会变得更加美丽】

那一天,我脆弱的少女心终于碎成了渣。但是很快,我就把那些渣慢慢粘起来。没有人能给我和冯小疯的故事书写结局,除了我自己。就算是不配,也轮不到别人来说。

我渐渐远离冯小疯,暗暗下定决心,要改变。

我抱着家里大包大包的零食扔到垃圾桶里,从此跟零食说再见。我开始每天早上五点起来跑步,七点去学校温书。我开始放学后去学校的运动房里,一边做仰卧起坐,一边练习英语听力。我开始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认真努力地做笔记。

冯小疯来找过我几次,但每次都被我巧妙地避开了。甚至两家家长为了联系感情,相约吃火锅,我都会借口不舒服而不去。渐渐的,冯小疯也不再来找我,只是会将一份份精致的笔记和整理好的各种知识重点托我妈转交给我。

大人们只当是我在闹别扭,只有我知道,若是再不努力,我就会离冯小疯越来越远。

而现在这样差劲的我,真的没有勇气站在冯小疯身边。

随着我的刻意疏远,被孤立的境况也并没有得到好转,去上厕所时仍会被人指指点点。每次听到别人贬低我的时候,我都只是一笑而过。然而,当我听到别人讨论冯小疯和路欣然如何如何郎才女貌,天造地设时,我竟会觉得,连呼吸都那么困难。

仅仅只是听到,我就这样难受,我不敢想象,若是我亲眼看到,又会如何?

于是,当我在学校的篮球场上看到冯小疯和路欣然深情相拥的剪影时,我的心就像碎在天边的夕阳,啪啪作响血光四溅,衬托得他们一对璧人,更加流丽无双。

我很伤心,一伤心就变得特别冲动,结果就是我干了一件蠢事。可是,那件蠢事,却是让我如今想来,仍觉得万分正确的事。

我打了个电话,号码是我曾经在某本书上看到过的情感倾诉电话。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记错,总之胡乱拨了一通后,我对着电话里的那个人开始嚎啕大哭。哭我敏感脆弱的青春,哭我还没开始就结束的爱情,哭我心里的不甘愿。

那个人听我说完,很温柔地说,姑娘,你好像打错了。

咯——我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把,还没收住的眼泪尴尬地挂在睫毛上。

他接着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把你的故事写下来,然后寄给我。我的邮箱是

忘记了通话怎么结束的,等话筒里传来一阵忙音时,我才如梦初醒。

姗姗来迟的少女忧愁像火山一样喷薄而出,随着路欣然的公然挑衅尽数化为文字流淌在笔尖。

我按照那个人的要求,写下了一个故事,并投进了他的邮箱。没过多久,便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故事过审了,选取录用,不日将给我邮寄稿费。

那段时间我过得恍恍惚惚,唯有运动和学习才能让我有真实感。当热乎乎的稿费真真切切地通过邮局叔叔到达我的手上时,我的灵台顿时清明起来。

若是不能拥有美丽,那就要拥有梦想,而写故事成为了我的另一个梦想。

安心说,只有手中紧握梦想并为之付出努力的人,才是这世上最美丽人。

安心,就是那个接错电话的人。

【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美好,

只是为了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后来常常问安心,若是我没有听从他的话,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若是我写的故事不够好,他还会不会联系我,引导我呢?

安心思索了片刻,说道,有这么回事么?我不记得了。

我握着话筒,满头黑线,好吧,这才是事实。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感谢安心。若不是他给了我这么一个建议,让我知道,这个世界除了爱情,还有更多其他的东西,也许我就不会这么快地重新振作起来。

安心说,你缺少的,只是一种发泄方式。

我喜欢冯小疯,喜欢得那么骄傲,又那么卑微。我努力做着一切能让自己变得更美好的事情,读书,减肥,只不过是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这条路上若是能赚点钱让我加足马力,我当然会跑得更快,更远。

高中的课业繁忙而沉重,那些流言蜚语也渐渐沉寂下来,不见踪影。所有人都埋头在自己的跑道上极速前行,积极地为高考做着准备。唯有冯小疯和路欣然,已通过考试,得到了名牌大学的保送名额。似乎每个学校里总有那么些人,仿佛是上天的宠儿,毫不费力地得到一切,早早的到达终点,然后站在最高处睥睨着众人。

我亦努力准备着,除了学习和运动,闲暇时就会写写酸掉牙的小说。我笔下的每个男主角,几乎都有冯小疯的影子,而每个女主角,不管是聪明的,优雅的,还是愚笨的,单蠢的,无一例外,都拥有梦想,并且用尽力气地去喜欢着男主,为之努力。

安心说,你的故事里有一种力量,让人可以爱得更清醒,就像你。

我笑笑,不言语,只是更加沉默地写故事,然后,用尽力气去学习。因为我知道,在高考这条路上,我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只有努力,更努力,才有可能在路的尽头,追上冯小疯的脚步。

我对安心说,当我考上跟冯小疯一样的大学,追上他的时候,我就去北京看你。

那些稿费,一笔一笔,全都被我存进了银行卡里。从那个时候起,我便一直做着准备。我要去北京见一个人,一个冯小疯也不认识的人。我想对那个人说一句,谢谢你。

【每个人都在改变,都应该改变】

二模成绩出来的时候,冯小疯和路欣然并列第一。我站在红榜前面,看了许久,年级排名里,我比上一次进步了五十名,我离冯小疯,还有一百名的距离。而我站在体重秤上的体重,距离预想数字,也还差10公斤。

我握紧拳头,为自己加油打气,转身准备离开时,却看到了在我身后不知站了多久的冯小疯。

“嗨,好久不见。”我举起手晃了晃,原来打招呼也没那么难。距离我避开他,已经整整一年零三个月。

冯小疯没有说话,表情很复杂地看着我。一时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言语。

我想了想,率先打破了沉默,“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要先回去看书了。”绕过冯小疯,我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手却被冯小疯拉住。

“你……变了很多……”耳边,他的声音有些飘忽。

“我们每个人都在改变,都应该改变不是么?”我回头,冲着他粲然一笑,笑容却在看到不远处朝我们走过来的路欣然时,凝固在嘴边。“你和路欣然……”

“我们没什么……”冯小疯快速地打断,望着我的眼睛里,似乎带着丝渴求?应该是我的错觉吧,我摇摇头,在路欣然走到我们面前时,挣开了他的手。

“我要去学习了。”我又笑了笑,继续朝前走,冯小疯没有再拉住我,等走到足够远时,我忍不住回头。路欣然站在冯小疯面前,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们两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那么耀眼夺目。

等嘴角尝到些许苦涩时,我才知道,就算我麻痹自己的感官,麻痹自己的心,仍会难过得哪怕只是看到他们,就会泪流满面。

就像是本能,本能地回避一切能打消我积极性的画面。

所以,我闭眼转身,大步向前走时,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路欣然朝着冯小疯扇下去的那个耳光。后来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曾错过了多少真相。

二模之后,冯小疯和路欣然都没有来学校,而是悠闲地选择在家复习。我们则继续努力地埋头苦读。笔记做了一本又一本,试卷考了一摞又一摞。

我对安心说,我没有时间再写故事了,等我。

安心笑了笑,说,丫头,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看着节节攀升的成绩,我心头的喜悦不是用言语就可以表达出来的。老师在三模之后,开了个动员大会,让我站在讲台上给大家讲讲有什么方法能快速有效地提升成绩。

我对着台下无数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愣了几秒,我犹疑地说道,大概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吧。

全场哗然。

我一把拉过一旁的解说老师,红着脸快速地逃离现场。

【我要去北京,我要见安心】

这次三模,我成功挤进了年级前二十名。老师说,照这个进度,我进名牌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回到家的路上,满天的繁星似乎都能感知到我的心情,炸了锅似的发光发热。因为太兴奋,我完全没有注意到,院子里还站着其他人。

“暖暖……”

我吓了一跳,应声回头。阴影里,冯小疯斜靠着一棵树,望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因为心情太好,我也懒得去计较。

“以后,你想去哪里?”冯小疯默了半晌,终于问出口。

“北京。”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欢快地往楼上跑,“我要去看书了,有空再聊。”背后似乎传来了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声。等我张着耳朵,再要细听时,却什么都听不见。

我摇摇头,马不停蹄地继续奔跑。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冯小疯问我想去哪里时,其实是在问,我想念哪所大学。

三模之后,冯小疯竟然重新来学校了,跟我一起报志愿,一起四模,一起准备高考。不过大家无暇八卦这些消息,各自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高考终于如期举行,我拿着笔袋,走出考场的最后一刻,像是卸下了千万斤重的石袋般轻松惬意。

两家家长一致决定,为我和冯小疯提前举办庆功宴。那一晚很热闹,家长们也放开束缚,敞开肚皮喝酒。我一边转着酒杯,小口小口地啜酒,一边琢磨着什么时候,给冯小疯告白。正出神时,冯小疯坐到了我身边。似乎是喝醉了,他的脸颊通红,两只眼睛却出奇的明亮。他结结巴巴地说,暖暖,你,你真的要去北京的大学吗?

我歪着头,疑惑地问,我什么时候说过了?难道我没告诉你,我要去你去的那所学校么?

冯小疯闻言,脑袋咚一声磕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估计是醉得太厉害了。我无言地把他扶起来,靠在一边的椅子上坐好,然后给他搭了件外套。

冯叔叔直夸我懂事,然后拉着我爸爸絮絮叨叨地说着,孩子大了,可以定亲家了什么什么的。我红着脸,跺跺脚,便冲了出去。

这孩子害羞了……身后传来大人们哈哈大笑的声音。

【跌破眼镜的相见】

我一直悄悄计划着北上的事情,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被冯小疯发现。更没有想到过,他会追着我一起来北京。

只是……这亦步亦趋是个什么节奏?从酒店跟到街上,从天坛跟到长城,从香山跟到天安门,都已经跟了三天了。

我狐疑地侧过头,瞪着身边毫无所觉的冯小疯。真想把他团起来,打包送回去。他跟着,我还怎么去找安心,给他一个惊喜?

“不用在意我,你继续。”冯小疯扬唇一笑,笑得春风得意。

“那你跟着我干吗?”我咬牙切齿。

“谁说我跟着你了?这么宽的路,许你走就不许我走么?”

我不再言语,闷头继续走。他双手抄在口袋里,长腿迈得虎虎生风。

我左右看了看,判断着地形,几分钟后停下脚步,对冯小疯说,“我们去故宫博物馆吧。”说罢,转身拐下了地铁。冯小疯不出所料地快速跟上来,眼瞅着他也一起踏进地铁站,我数着秒,在地铁门关上的最后一秒跳了出去。

冯小疯玩世不恭的脸,在那一刻扭曲出一个好笑的模样。我朝着玻璃门里那张脸吐了吐舌头,欢快地走出地铁口。

来北京之前,就提前打听好了安心的地址。我买了束花抱在怀里,顺着手中的地址慢慢找,最后来到一栋写字楼前。

我握着电话,忐忑不安地拨通了手机,“嗨,安心,我现在就在你楼下。”

电话里静默了三秒,果然传来安心惊讶的声音,“什么,你真的来了?等我几分钟,我马上下来。”

我眯着眼睛,看着那个从写字楼中匆匆走出来的男子,满心感激地迎上去……他却直接越过我向后面走去,白目地左右张望。

我心中冷静睿智,从容优雅的安心,就这么幻灭了。

真是无语泪先流,我默默地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艰难地说道:“安心,我在这里。”

他隔着厚厚的镜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花,不确定道,“安七暖?”

“是。”我继续艰难地点点头,将花捧到他面前,“这段时间,谢谢你了。”

他笑着扶了扶眼镜,接过花,笑容温暖和煦,“小丫头,你成功啦?你的励志感情史都可以再写一部小说了,你有没有兴趣……我们下次讨论讨论?”

“暖暖……你怎么可以背着我找别的男人?”

我浑身一抖,瞟了眼不远处风风火火奔过来的冯小疯,又看了看面前一脸诚挚的安心,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退后两步,我冲着安心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对不起,让您见笑了,那个蠢货就是我喜欢的人。您说的事,我会考虑的。还是谢谢您,那么,再见……”

说完便快速地转身,预备在冯小疯进一步靠近之前,率先拦住他。

身后传来安心的声音,“你们好好在北京玩啊,抽个时间,我请你们吃个饭啊……”

【那些来不及说的话】

“你怎么找到我的?”

“北京太大,我怕你走丢,于是在你手机里下载了一个定位软件。”

“你……”

“那个人是谁?”

“安心,买我稿子的金主。你住的房间还是用他给的钱……”

“安七暖……”

“干吗啊,突然叫那么大声。”

“我喜欢你,所以你不准再去找别的男人。”

“冯书源,我,我也喜欢你。”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好话不说第二遍。还有,你和路欣然什么关系?”

“我们真的没什么关系啊,不过是她喜欢我,追求我而已……”

“你还敢说?”

“嘶,别拽我耳朵,我不是一直没答应她么?话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从第一次见你开始。你呢?”

“我也是。”

“那你为什么总是对我那么凶?”

“你难道不知道,小时候男孩欺负你,就是喜欢你么?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负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