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张国荣以叛逆之名做偶像

发布时间:2020-10-14 15:19:28 阅读: 来源:纸箱厂家

“红像蔷薇任性的结局/红像唇上滴血般怨毒/红像年华盛放的气焰/红像斜阳渐远的纪念/在晦暗里漆黑中那个美梦/从镜里看不到的一份阵痛。”

——张国荣作品《我》

当今之世,最生不逢时的艺人,要算是张国荣了。有句话:“既生瑜,何生亮?”——演戏,有发仔在的一天,他都要做阿二;唱歌,有阿伦在的一天,他就胜不出了。

张国荣是最敢放肆忠于自己的艺人。他是一只蜻蜓,只是路过人间,不可能常驻,因为他媚骨的贵气和不羁的个性,他是彻底的叛逆者。张国荣的死让他成为了一种精神符号,生前他与奖无缘,生后他赢尽了风华。

偶像?明星?还是误堕尘世的天使?让我们一起聆听张国荣此生的美丽。以下内容摘自《张国荣:说出我的全部》。

成爲歌手和偶像时代 Being a Singer and Idol

--回到香港以后,你参加了RTV(丽的电视)、现在的ATV王办的歌唱比赛,那段的经过是?

从我在英国的时候开始,我就常在朋友的店里唱歌。回到香港后,发现英文歌曲相当流行,就想试着出出场,实际上有一半是闹着玩的。当时可是一点都没有想到当歌手。

--但是结果你拿到亚军,而且与ATV 签了合同……

是的。但是并不是立刻就走红的。从77年出道直到83年的一曲「莫尼卡」打响爲止,基本上是被冷落的。那时的我是牛仔裤和无袖汗衫的打扮,唱的是英文歌。当时的时代是穿着西装一本正经的风格受欢迎,而我又年轻又是副娃娃脸,可能是没有符合当时时代要求的形象吧。

--在你没有走红的那段日子里,有什麽特别难忘的回忆吗?

有很多啊。我想应该是最痛苦的,不,是最惨的那些事。有一次有许多当时的名歌手出场的演唱会,轮到我的时候,我把戴的帽子扔向观衆席,却不仅没有一个人接,反而将帽子扔回了舞台,简直太过份了。*笑*

我也有过那一段啊。现在是觉得好怀念,当时可是受了相当的刺激。

--但是你在电影上却是在相当早的时候就开始当主角的,是早就对演员这个职业感兴趣的吗?

我早就喜欢演戏。在电影方面我的确很幸运,从一开始就是从主角演起。没有记错的话,最初的电影是在79年的时候。是一部喜剧和稍微有点性感成分的片子。但是因爲最初自己没有办法选择,因此出演了各种各样的角色。年纪轻、又想赚些钱,什麽都演。虽然有很多并不能引以爲荣,但是我并不后悔。人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长起来的。

--现在回忆起来,有没有再也不想看第二次的片子?

那倒是没有。但是看到当时的电影,回想起当时辛苦的生活会不好受。那时,我的银行帐号里从未超过1000港币过。那时常常想,要是有1000港币就好了。

--在七年不遇的时期,有没有灰心过?

实际上,我从来没有觉得那段时间长。爲什麽那麽说呢,当时的香港演艺圈,基本上没有谁从一出道立刻就成偶像的,到走红一般都要花十年左右时间是当时的常识。

--那麽说,你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走红?

嗯,怎麽说呢。虽然没有那麽确信,事实上我一直在等待机会的到来。当时的名歌星许冠杰、罗文、林子祥给我的影响也不小。但是在香港,只靠摹仿是绝对不会成名的,也不会受欢迎。没有自己的特点是不行的。

--当时日本歌星的影响也相当大对吗?

正是那样。我觉得自己受日本歌手的影响比香港歌星的影响还大。西城秀树、泽田研二、五轮真弓等等……特别是山口百惠的影响非常强烈。我以演绎她的《风继续吹》,拿到了金唱片奖。《莫尼卡》更进一步,拿到了白金唱片奖。对我来说,《风继续吹》给我留下的回忆更深,所以我把金唱片摆在我的咖啡店作装饰。

--从那时起你作爲偶像获得了极高的人气,偶像时代的生活是怎样的?

那时的每天都比现在忙得多。身兼歌手和演员,当时主要是作爲歌手的活动,而且。一定要取胜的意识非常强烈。……就是所谓「饥饿的艺人」。只要有机会,不管是广告还是外国公演什麽都接。那个时候,始终强迫自己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

偶像的生活并不像常人所想家的那麽令人羡慕。爲了满足和迎合观衆的梦想,必须始终保持潇洒、英俊,爲了歌迷、爲了观衆,在这样的想法支配下,渐渐失去了自我,好像自己再也不是自己。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引退、复出 Retire and Come back

--89年,在你作爲偶像的巅峰期,你从歌坛引退,是不是因爲你已经疲倦了偶像的生活?

是的。游戏的规则太苛刻了。当时和谭咏麟的竞争非常激烈,歌曲以外的所有的东西都被比较,媒体也变得非常不健康,即使是不足爲奇的一点小事也会被大大的报导出来。演艺这种行当没有媒体报导是无法成立的。当时的我还很孩子气,自己不愿意的事情被报导出来立即就会生气。偶像其实是一种一日受到传言的伤害、就很容易破碎的存在。所以才想不再当歌手。因爲歌手的世界离不开竞争。从胜负的世界脱身出来,希望过安安静静地生活。

--有人说你的引退是受了山口百惠的影响…

是有一些影响。她在自己的巅峰期遇到自己喜爱的男性而引退,选择了结婚后相夫教子的生活。我觉得这是有勇气的行动。那时候我就曾经和梅艳芳谈起过,我们也要在达到自己的巅峰的时候引退,然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看到以前的好几个前辈,我想到的是,如果要退出,就要在巅峰的时候退才是最聪明的选择。如果不退的话,就必须不断改变自己的形象而不能一成不变。……观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残酷的,他们不断地追求新的东西,而对相同的东西立刻就反感。

--不仅从歌坛引退,而且下决心移居加拿大的理由是什麽?

香港回归天天迫近,担心政治上是否会出现大的变化。另外温哥华这个地方,自然、环境都非常优美,对于在香港大都会长大的、而且在激烈的竞争中已经疲倦的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避难场所。

--但是还不到一年,你又回来了。

是的。 Something was missing……好像缺了点什麽。我才三十三岁,躲到乡下还太早了。米朗.昆蒂拉的书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日文译名《无法忍受的轻薄》这本书,

你读过吗?就是那种心境。每天都是过同样的生活,周围没有你爱的人也没有关心你的人。那种生活的确是很自由很轻松,但是一个人,生活得太放松的话,存在的价值就太稀少了。要说起在加拿大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喜欢工作的人。

--是不是觉得演艺圈很值得怀念?

是的。演艺这个行当,就和中毒一样。一旦成功,名誉、金钱、地位都随之而来,始终是倍受瞩目的存在。确实,要一直维持这样一种状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令人痛苦的事、讨厌的事很多,可是从一个有名人完完全全变成一个平民百姓同样很难。

--但是复出后的你,已经和从前作爲偶像的你大不相同了。

当然。我自己,已经逃入了一个和从前不同的阶段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就不会再复出。而且我已经不年轻了。不管怎麽说,也没有什麽上了年纪的偶像。现在我不必再像偶像时代那样拼命地干,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事。这种状态我觉得非常好。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作爲明星 As a ‘Star’

--在《霸王别姬》和《春光乍泄》,还有音乐会上你穿红色高跟鞋跳探戈,你的一系列展开都超过了你的性别,你是否在试图传达一种资讯?

不是,这些并没有什麽特殊的关系。我也没有试图传达某一种资讯。在《霸王别姬》中时,陈凯歌导演告诉我,我一直是比较多地演英俊小生,形象比较固定,所以想要把我作爲演员,也能够演出可爱女性的部分。而《春光乍泄》,则是因爲当时社会上流行同性恋问题,所以我想演同性恋也许也会有意思的。至于音乐会,是因爲我需要一点小刺激。但是那可不是我想出来的,那是负责服装和美工的设计师的主意。DAVID BOWIE在舞台上女性化的表演,反响非常大,所以他说在亚洲这样做一定也很有意思。

其实本来是想演京剧的,但是因爲化妆和衣服都很难,所以想找一个可以代替的。所以就根据《红》那首歌题,想出涂口红这个主意,但是香港红勘体育馆非常大,从观衆席到舞台很远,光口红看不见,所以索性穿上了红色高跟鞋。

--从演唱会或者电影上看,似乎总让人觉得你非常的自我陶醉,现实中的你也是个自我陶醉者吗?

我扮演的角色中,的确自我陶醉者比较多,我自己嘛,怎麽说呢……*考虑了相当长的时间后*在电影或演唱会上,总是希望提供给观衆以最佳状态的我,但是在工作之外,我连镜子都不看,而且对自己的容貌也几乎毫不关心。至少我不是那种喜欢在家里或店里挂自己照片的人啊。

--但是客观的看,你的确很英俊哦。看到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脸,你会怎麽想?

「哇、好英俊呵!」*笑弯了腰*。不不、开玩笑。其实对自己的容顔是无法作出客观评价的。

你不想、从小就看惯了的脸而已嘛。

我从很早以前,就常被不了解我的人说「娇生惯养」啦、「酷」啦、「高效」啦等等,实际上是没有的事。但是我自己想到的事情喜欢直话直说,因此会被认爲是个高傲的家伙。中国人讲究什麽都不要太直接不讳,而是尽可能旁敲侧击,婉转地表现,像我这样什麽都直话直说,就容易引起麻烦嘛。不过、这个跟自我陶醉没有关系吧。

--形容你的魅力有很多语言,比如被说是「可爱」啦、「帅哥」啦、「性感」啦,哪个字眼让你最高兴?

从我的影迷歌迷眼里看到我,不管是「可爱」也好、「帅哥」也好,怎麽看我都很高兴。但是如果是熟悉我的人说的话,哪个字眼我都不喜欢。只是外表得到赞美没有什麽疸得高兴的。

--那麽、说你是什麽让你最高兴?

「好家伙」这个词吧。赞扬的话里头、这句话最动听。

--[明星张国荣」是你自己吗?还是由你扮演并推出的一个商品呢?

好难回答的问题呵。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在有意识的扮演什麽,所以说应该是我自己吧。我自己和演员张国荣之间,并不存在什麽错位。我的存在价值在电影里,你不觉得是这样吗?*反问作者*。同时我觉得作爲明星的素质和天分也是我自己拥有的东西。

其实,人本来就像万花镜,仅仅给人看自己的某一个侧面是不可能的。但是无论歌迷影迷也好、媒体也好,他们总是只看我们的某一面,并且根据自己看到的这一面来判断,所以就会産生各种各样的错觉。

歌迷影迷总是只喜欢看喜欢的明星神话般的一面,媒体也总是有把从墙缝里看到的一点东西夸大成大部头报导的倾向,但是结果那些不过是万花镜的一面而已罢了。

--明星这种工作,其实可以说是把万花镜的一面、一面切下来作买卖的活,所以应该是压力很大的,当你觉得重压到了极限时怎麽解脱?

是呵,所以说放松自己是非常必要的。我的话,选择旅行。到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去,最近我还喜欢上了温泉。

--对于你来说,一般人所想要的东西你都已经有了。地位、名誉、金钱、美貌、作爲人的魅力……如果说还有什麽不够的,你认爲应该是什麽?

*稍微考虑片刻*也许是学历?因爲我上大学半途而废了。要是那时再好好地多读些书就好了,可能的话还想读到博士。只有学生时代才能学到的东西太多了。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作爲一个演员 As an Actor

--对自己所出演的电影,是属于那种喜欢反复观看的吗?或是不太看?

嗯,应该算是不太看的那一类吧。因爲再看的时候,「啊、那里不太对」、「这里应该如此这般演就好了」这样地想,会非常介意。

演的时候非常的投入,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客观的看,一口气演完,之后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是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的,疏忽的地方会非常显眼,想一想,去后悔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从心理健康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太好的嘛。

--至今爲止所演过的角色中、「这一个可以说是完美的」这样的想法有过吗?

*好不犹豫地*没有。哪一部都是,后来再看的时候,总是想「要是现在的话肯定能演的更好」。

--和从前的电影比较,你的演技显得更加成熟,特别是爱情戏比以前长进许多,这是经验积累的缘故?还是刻意研究的成果?

是嘛?爱情戏长进许多?*笑*如果是那样的话,当然个人的经验也许有一定的帮助,更多的还是通过镜头不断演出的过程中,渐渐长进起来的。演技就像银行的存摺,不断地存钱进去,到一定的时候总会等到收获的季节。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嘛……到达这一步,有的人早,有的人晚,有的人却是花了一辈子也长进不大。当然不仅仅是个人努力,能碰到好导演等等,有很多的要素都是必须的。

--不仅仅爱情戏,从银幕上看到的你的背影、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你独特的一面,哪怕只是一个轮廓也能知道肯定是你,那种姿式是很自然养成的?还是有意识地制作出来的?

并没有特别意识过。应该是很自然的养成的。我不认爲在演技上有什麽方法论。并不是有意织地去演什麽,而只是将一个个场面我认爲最自然的动作,也就是说,如果自己是主人公的话会这样做,仅仅是将这些动作做出来而已。

有的演员,自己的最佳摄影角度是斜40度等等,作如此研究的人也是有的。而我则不喜欢那样地有意识地演戏,表情呵、动作,只要把平时的自己再现出来,那就是最自然最好的。

但是,一次一次总是在同一个镜头上重拍的时候,比如某一个镜头的开头的部分和结尾的部分,如果演绎的同样的话,剪辑的时候会比较容易,但是总是一个动作翻来复去就会乏味,这时候就会尝试各种不同的演绎。

这样的话,即使这一幕稍微有些变化,如果演员的演技非常成功,导演也是人,也会觉得这个镜头剪掉可惜不是?所以说,观衆看到的,都是比较好的部分构成的。

--不过再怎麽说,好的演员和不好的演员的演技还是不一样呵。

当然是这样。那些有天分的演员或者是高水准的演员,他们的演技让你觉得不是演技,而是在演他们本身,这正是因爲有他们独到的一面。不是别人的翻版,因此才有说服力。

与前者相比,中等水平的演员,就是指那些没有什麽天分的普通演员,他们不愿意作大胆的挑战,因此既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也不会让观衆感受到角色的精采和天分这些成分。这是因爲没有自己独特的东西,而仅仅是在无意识中抄袭各种人的形象而已。

--你至今爲止和各种女演员演过对手戏,女演员的年代变得不断地年轻,而你却一百不怎麽变呵。但是实际的年龄差已经出现,你是否感觉到与女演员之间的年代差距?

是呵、的确是这样*笑*。说实话,最近的对手戏,与其说是共演,不如说是在教学生这样的感觉。在摄影现场更是完全变成老师了*笑*。不过,虽然感觉到年代的差距,可是因爲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反而与同年代的女演员在一起的话会让人觉得不平衡,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治疗男科专科医院排名

贵阳治白癜风

治疗银屑病的医院

治疗性功能障碍的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