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圈出一枚坏男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03:29 阅读: 来源:纸箱厂家

常安长了一张穷凶极恶的脸,柯雅觉得他这样子的男人一定是坏人,但他不是坏人,反而还把她这个女人给照顾的好好的。他的细心和温柔像春风一样浸润着柯雅的心,但柯雅知道,自己的心里还藏着别的男人,无法接受他的好……然而,一切都不过是阴谋,他的接近,不过是带着对另外一个女人的爱意……

1.他不够资格做坏人。

常安一直都觉得,自己根本不够资格做坏人。

他不喜欢任何血腥的场面,见到任何报导人间惨剧的新闻都会觉得痛心疾首,他还喜欢做善事,每年都会用自己一部分的存款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虽然他长了一张穷凶极恶的脸,尤其是左边眉心有一道疤,横穿了左边的脸,一直蜿蜒到嘴角的位置,无比狰狞,这道疤刚形成的最初几年,他根本不敢照镜子,每晚都会做噩梦,梦见自己为了救小姐而硬生生地挡了一刀,疼痛像海啸一样汹涌爆发,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整张脸都会裂开,也以为,自己挡了这一刀,必死无疑。

然而,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银灰色的车子停在金碧辉煌的大酒店门前,车门打开,他长腿一迈迅速下了车。刚来到302房间门前,他已经能清楚地听见房间内花瓶碎裂的声音,他立刻命人用房卡打开门,门一打开,一个烟灰缸直直地朝着他的方向丢了过来。他连忙闪避过去,可转头的速度慢了些,烟灰缸的一个角呼啸着擦过他的右耳,伤口不大,却有血渗出来。

房间内的女人一看到常安的一张脸,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常安优雅地掏出面巾纸擦了擦右耳的血,当看到地板上铺满这几天吩咐酒店服务员送来、却被这个气急败坏的女人摔得到处都是的食物,他一双眉紧紧地蹙了起来。

明明不是第一次见面,可柯雅始终觉得他脸上的疤痕太过骇人,一张脸早就冷汗涔涔。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这个男人有一把十分温润动听的声音,和他的一张脸极其不符合,她听见他缓慢地开口说话:“看来这几天应该什么都没吃,怎么还有这么多力气砸东西?”

像是四月的春风吹过平静无波的湖面,柯雅蓦地心头一震,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常安往房内走了几步,这酒店套房还算高级,据说都是达官贵人才有机会入住的,他想他对这个女人还算不错,极力争取到把她关在这么好的房间里,二十四小时提供各种精致又昂贵的食物,酒店里面还有Wifi和电视机,她想做什么都可以。

唯独,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半步。

那边传来微弱的电视声,常安才看到原来她一直都开着电视机。电视里,正播放着一组新闻——G市的房地产大亨商亨利嫁女,常安的一双眼睛微微地闪了一下,画面上穿着从法国空运过来、由世界级着名婚纱设计师设计、最独一无二的华丽婚纱的女人,正是他这么多年都要尊敬称呼一声小姐的人,商菲儿。

而挽着商菲儿的手,穿着合身得体的白色西装的男人,则是商菲儿的老公——舒觅龙。

也是,柯雅的前男友。

“他们,真的结婚了……”

常安自问。女人流泪的样子他见得多了,无非都是伤心欲绝的号啕大哭。但是这一刻,这个叫做柯雅的女人,一张脸写满了那么多的悲伤,眼眶红得像是小兔子的眼睛,可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落下来。

也许是碍于现场有第二个人在,她努力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常安一直悄无声息地站在她的身后,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那台43英寸的电视。商亨利自然不会亏待自己女儿的婚礼,这一场婚礼的排场绝对称得上是世纪婚礼,以商亨利的面子,所有G市稍微有点名望的人士都赶来出席,流水宴都要摆足三天三夜。

电视上,舒觅龙和商菲儿站在一起接受着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的祝福,他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登对,却没有人注意到,舒觅龙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

而为了防止舒觅龙的前女友,也就是柯雅在婚礼现场出现打扰他们,商菲儿早早就吩咐好常安,在婚礼之前将柯雅给抓住,然后把她关起来,直到婚礼结束才准把她放走。

常安自然不敢违抗商菲儿的命令。

电话铃声响起,常安走到一旁接过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很快就把话给交代完,常安沉吟着应了几句。挂断电话以后,他礼貌地走到柯雅的身侧,对她说:“舒先生和小姐的婚礼已经结束了,柯雅小姐,我现在送你回去。”

2.再次见面的时候。

常安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又遇到柯雅。

柯雅去的酒吧常安是股东之一,她其实不太会喝酒,是那种一杯就倒的酒量。常安平日没事都不会来酒吧一趟,刚好今天心情不错,约上几个朋友来酒吧小酌一杯,没想到柯雅就坐在他们那桌的旁边。

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坐了一个多小时,桌上摆满了喝光的空酒杯。

柯雅喝醉了以后倒没有大吵大叫,她安安静静的,只感觉浑身一阵无力,仿佛睡着了一般。

常安起初并没有过多在意,虽然商菲儿和舒觅龙已经成功完婚,但商菲儿始终都忌惮柯雅,所以私下让常安多多留意这个女人的动向,怕她再缠着舒觅龙。常安很听话,都一一照做。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会有陌生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醉倒趴在桌上昏睡过去的柯雅给带走。

夜场本来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常安自然见过不少陌生男人打着朋友的旗号把醉倒的女人给带走。

常安立刻起身,追了出去。

幸运的是,常安在一条小巷口就发现了柯雅,她的身边围着几个发出阵阵淫笑的男人,身上的衣服被解得只剩下一件内衣,正当他们有进一步行为的时候,常安已经从背后一脚踢飞某个男人,其他人一看到常安,尤其是看到他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纷纷吓得倒抽一口凉气,彼此互望了一眼,然后心领神会地扑过来,都被常安用最简单的功夫给轻易解决掉。

“给我滚!”

他难得生气一回,发火的时候鹰目一敛,寒气逼人。

柯雅还是醉得不省人事,小巧饱满的嘴唇无故地肿胀了起来,看来刚刚被那几个男人给强吻过。常安把她打横抱了起来。突然,柯雅睁开眼睛,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一个拳头朝着常安的下巴就挥了过来。

“色狼!”

柯雅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愤愤地朝他吼。

看来也不是醉得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常安不经意地露出一抹笑容。

“怎么会是你?你刚刚为什么要吻我?”

常安能明显感觉手臂上的女人身体愈发滚烫,她和他的距离也拉得很近,她脸上一大片潮红,一双水盈盈的眼睛却明亮过人。

常安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连忙松开手,把她摔到地上去。

柯雅吃了一记痛,恶狠狠地抬起头,迎着头顶皎洁的月色,整个人仿佛散发着不明所以的微光。

常安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难怪人中之龙的舒觅龙会深爱着这样一个女人,她确实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唯一输掉的地方,也许只是因为她不过是一个灰姑娘,不是商菲儿那种高高在上的公主吧。

“如果刚刚我没在,你现在……也许已经被几个男人给强暴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柯雅觉得这家伙笑起来的时候,脸上那道突兀的疤不再那么狰狞。

柯雅自然不信,她潜意识认定这个男人是商菲儿那边的人,虽然没有对她这个情敌赶尽杀绝,可她始终不会忘记那一日,她和舒觅龙都打算私奔离开这里了,可就是常安突然出现在机场,把她最心爱的男人给抓走的。

然后,她又是被他给关在一个酒店里好几天,心急如焚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通过砸房间内的所有东西来发泄自己一腔的愤懑,直到商菲儿如愿已偿地嫁给舒觅龙,她才得以离开。

她是恨他的,虽然,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可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商菲儿吩咐的。

柯雅没有再看常安一眼,她的一只鞋子丢了,找了一会儿找不到索性就算了,干脆也脱掉另外一只鞋子,赤着脚走出无人的小巷,站在马路边想拦辆出租车回去。

一部空的出租车很快就来了。

直到出租车的影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常安的嘴角还是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慢慢地从背后拿出那只鞋子,鞋子的款式不特别,尺码很小,大概三十五码的样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就私藏了起来,没有还给她。他想,他应该是十分同情这个女人,所以才会出面帮她,被她误会也不会真的生气。

3.他的温柔和细致。

柯雅对舒觅龙自然是不肯死心的。

曾经那样深爱过的两个人,曾经以非对方不嫁不娶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说陌路就真的陌路?

她柯雅偏偏就不信邪。

然而,当柯雅不怕死地跑去商氏集团找舒觅龙的时候,她才恍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舒觅龙刚好从集团里走出来,他一身国外名牌西装皮鞋,身份不同以后连气质都变得高贵起来,看到柯雅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的神色微微一愣。

柯雅以为,他至少会和自己说一句话,什么话都可以。

可舒觅龙只是把她当做一抹空气,不理不睬,仿佛没有看见她,直接从她的身边走过,步速加快地上了一部银灰色的加长林肯。

这一幕,刚好被在外面办完公事回来的常安看到,他直接站到她面前去,用警告的口吻跟她说:“不要再来商氏,要是被小姐看见,你会有很大的麻烦。”

“麻烦?”柯雅冷冷一笑,“有钱就可以随便拆散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吗?就因为商菲儿看上了觅龙喜欢他,她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她的愤怒和质问,常安不是第一天见识到。

“还有,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你只不过是商菲儿的一条走狗!”

也许是一时意气,她的话确实太过分了。常安的脸色变得深沉莫名。话已出口,要收不回来也是不可能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太重了,跺了跺脚,柯雅转身就走。

第二天中午,她还是照旧到商氏集团,想见一见舒觅龙。

可今天她好像很不幸运,等了大半个小时都没有见到他,反而是常安从里面款步而出,仿佛是一早预料道到她今天也会来一样。他用往日稀疏但礼貌的口吻跟她说话:“上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理也不理。

常安见她这般反应,直接伸手去拽她的手臂。柯雅当场就蒙了。这家伙的力气大得惊人,她无论怎么挣脱都没有用,最后只能被他死死地按在车后座上。

“你要带我去哪里?”柯雅的声音都变了调,“你该不会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刀解决了我然后把我弃尸荒野吧!”

电视剧看多了吧?常安从后视镜力瞪了她一眼,她适时地闭上嘴不再乱说。

车子并没有走很远,到了目的地以后,常安慢慢地把车停在一边,他亲自给柯雅打开车门,柯雅迅速地下了车。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家刚开张的花店。

仿佛被什么久远的记忆触动了,柯雅的鼻子酸酸的。

“柯小姐,这个花店是商小姐送你的一份礼物,请你不要嫌弃。”

也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动容,常安看她的眼神也不自觉地温柔了几分。

曾几何时,她和舒觅龙有过很简单的一个梦想。她喜欢花,他想开店,于是他们就想着将来开一家小花店,既可营生也算是圆了一个梦想。

“我不要商菲儿给我的任何补偿!”再大的心灵震撼,也抵不过商菲儿抢走她最爱的男人的事实。

常安微微地叹了口气:“你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得罪小姐的人的下场,都会很凄凉。”他上前两步,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要是被小姐撞见你去找舒先生,那么受罪的人不是你,而是舒先生!”

什么?!柯雅震惊地回望着他。

然而,常安不再说话,大步流星地走入店里,他随手摘下一枝满天星递到柯雅的手上。满天星的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她有点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她慢慢地抬起头,问常安:“难道我就要这样忍气吞声地活下去吗?”

“你当然可以选择激烈的方式,例如寻死,或者袭击小姐,但你要是这样做,只会让别人觉得你很愚蠢。

“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要活得漂亮,舒先生有一天知道你过得很好,那么对你们两个来说,未尝不是另外一个圆满的结局。”

柯雅若有所思地看着常安,她发觉,这个面目丑陋的男人,总会不自觉地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柔和细致。她没有再说话。

4.她泪流满面地逃跑。

柯雅在接手这家花店以前,根本没有任何开店的经验,不知道是不是她走运,花店装修完毕刚开张的那几个月,每一天都客似云来,生意好得不得了,她哪里还有丝毫清闲的时间,也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挂念舒觅龙。

偶尔她会看到常安不请自来,她最开始还担心他一张穷凶极恶的脸会吓跑其他客人,他倒是十分安分,每次逗留的时间不会太长久,像是来视察市场的领导一样,而且他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撞上店里最忙的时间段,柯雅连招呼他的空暇都没有。

他站在落地玻璃窗外,静静地看着她在花店里不停忙碌的身影,嘴角慢慢跃上一抹笑容。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

那一日,柯雅接到一笔很大的订单,对方在电话里表明要九百九十九朵最新鲜的红玫瑰。花店里的红玫瑰不够,她便立刻打电话到花卉市场,可那边的工人一时间也不能开车送过来,柯雅当下就决定自己过去把花拿回来。

“你要去哪里?”

没想到刚出门就撞上来“视察”的常安,柯雅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让他立刻载自己去花卉市场取新鲜的红玫瑰。

常安抱着手臂,深邃的眼眸扑闪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你今天貌似挺待见我的样子。”

“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的确挺讨厌你的,但这些日子以来也承蒙你的关照,花店能有这么多的生意,是你私下打点的?”

闻言,常安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原以为一切做得不动声色,没料到她这么早就发现了。

他摸了摸嘴角,这么微小的动作带着淡淡的尴尬和不安,柯雅看着觉得有趣,也就静静地看着。他只好连忙耍太极转移话题:“好,我开车载你过去。”

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规定要在下午四点之前送到,从市区到花卉市场往返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柯雅最初的时候还有点拘谨,毕竟她不曾试过这么长时间和常安独处,可过了一会儿她就发现自己想太多了,常安不论做任何事情都谨慎又认真,连开车也是目不斜视、全神贯注的。过了不久后,柯雅开始追问舒觅龙最近的情况,常安没有觉得烦,还很有耐心地回答她的一切问题。

四点的时候,柯雅顺利地把客人要求的红玫瑰给送到了五星级大酒店。然而,当那个女人转过身来的时候,柯雅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

眼前这个对着她笑意盈盈的女人,不是商菲儿,还会是谁?

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自然就是舒觅龙了。看到是柯雅亲自把花送过来,舒觅龙讶异得立刻站起身,商菲儿还装作毫不知情地对舒觅龙说:“阿龙,这些红玫瑰,是你打电话订的吧?”

舒觅龙百口莫辩,他压根儿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刻,柯雅的一颗心已经狠狠地碎裂开来。她忙碌了一整天,还为着开张这么多天里第一次接到大单而兴奋莫名,然而残酷的现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个重击,这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大张馅饼掉到她的头上?

柯雅在商菲儿十分嘲讽的笑容里溃不成军。这个时候,她多希望舒觅龙能说一句话,随便说些什么都可以。

“老婆,相识纪念日快乐。”

舒觅龙脸色如常地说话了。说完以后,他当着柯雅的面,俯身亲吻商菲儿红得像火的嘴唇。

原来是这样……

原来竟是这样!

柯雅泪流满面地逃跑,常安深深地看了商菲儿一眼,只见她像一只骄傲的孔雀那般,朝他笑得意味深长。常安几乎立刻就明白她眼神的示意,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追了出去。

5.他说我没有骗你。

柯雅几乎是一下子就被常安给抓住了。

她已经哭得喘不过气来,常安用力地按住她的手臂,一个激动,把她给拉到自己的怀抱当中去。

“你放开我!你这个骗子!”她失控地朝着常安大吼大叫,常安感觉自己的手背突然一阵潮湿,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的眼泪一颗一颗地掉落下来。

不知怎的,他的心一阵阵的抽痛。

“我没有骗你。”常安沉吟地低吼了一声。

“你和商菲儿联合起来捉弄我,花是你找人打电话订的,然后你假惺惺地陪我去取花,再让我亲自送到她面前去……”

“天地良心,我并不知情。”他还是把她圈得紧紧的,仿佛一松手,她就会立刻挣脱开他逃掉似的。

“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管。”

常安还是理智地放开了手,他们两人从未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柯雅哭得这样狼狈,脸上一片湿润的绯红,像一个可怜的被人丢弃的洋娃娃一样。可他怎么可能丢下她不管,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没有目的,也许她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什么地方,他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好多次,柯雅都会转过头来狠狠地瞪着他,仿佛是在呵斥他不识好歹,然而,当她再一次转过身来的时候,那一抹烦人的影子突然不知所终了。

常安呢?

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有过需要他的时候,他长得不好看,脸上那一道疤痕让人看了就会直觉受不了,但他又是礼貌的绅士的,他的温柔无处不在,像一抹和煦的春风,看不见,却能让她感受到微微的温暖。

柯雅讽刺地笑了一下,她什么时候竟然开始在意这个叫做常安的男人了?

柯雅像是火烧了尾巴一样,迈开脚步快速地向前奔着,她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也不看人,撞上别人的时候才终于停住了脚步。

而她撞上的那个人,不是常安还会是谁?

常安扬了扬手中的食物包装袋,原来他刚刚是走开给她买吃的去了,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她就跑了个没影,害他跑了好长一段路。

他的胸口微微起伏着,额上的汗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柯雅突然失神地想,如果他没有脸上的那一道疤,一定也是个美男子吧。

“上海小笼包和水晶蒸饺,听说你爱吃这个,我随便买的。”

看看,他连她平日最爱吃的小点心都查了个一清二楚,如果不是碍着商菲儿这个女人……她也许会天真地以为,这个男人,有追求自己的打算。

柯雅没有说谢谢,理所当然地接过食盒,她是真的饿了,毫无仪态地在大街上狼吞虎咽起来。

“你慢点吃,待会儿带你去买鞋子。”

什么?柯雅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常安没有说话,目光却往她的鞋子看了过去。柯雅这才发现其中一只鞋子的跟坏了,常安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蹲下身,柯雅还没弄清他到底要干什么,他的手已经握住她微微冰凉的脚踝。

她禁不住一阵脸红耳热。

“鞋跟都坏了,就不要继续穿着走路吧,我抱你走。”常安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无比轻松地把柯雅给抱了起来,在柯雅气急败坏不停叫嚣着“放下我,放下我”的同时,常安不顾周遭所有奇异又疑惑的目光,径自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只是,脑海里突然闪过某张熟悉的面容,他的心立刻泛起一阵柔软又类似针戳了一下的锐痛。

6.因为,我爱你。

常安送了柯雅好几款款式新颖设计独特的鞋子,她不知道他是怎么知晓自己平日穿的码数的,一双双35码的鞋子摆在她的眼前,任她挑选。看到她犹豫不决的模样,他嘴角一勾,统统都打包好送给她。

他送的鞋子不仅好看还很耐穿,可毕竟是他送的,她不愿意每天都穿着,他看到了,也没有生气,只是眉头轻蹙,用有点儿哀怨的口吻说:“没看到你穿我送的鞋子,有点失望。”

她往往嗤之以鼻。

那一日之后,常安来得愈发频繁,几乎是每天下班以后都会来花店转一圈。很多时候他什么都不做,见柯雅在忙他更会识趣地躲到一边安安静静地坐着。偶尔也会有相熟的客人问柯雅,这个每天都来花店的男人,是不是她的追求者。

柯雅一听,笑得几乎收不住嘴巴:“怎么可能,他只是别人派来监督我的,他不喜欢我的。”

“谁说我不喜欢你?”

柯雅哪会料到,这家伙莫名其妙就接了她的话茬,柯雅尴尬地对他笑道:“常先生,请不要和我开玩笑。”

常安优雅地踩着步子款款而来,伸手摘了她店内的一枝红玫瑰。柯雅心里一阵郁闷,她见过没诚意的,没见过这样没诚意的。

“一直忘了跟你说,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是你和舒先生打算私奔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样子特别诚恳,一字一顿,一双眼睛闪着明亮的光彩,脸上正儿八经得像是考生面对考官。

常安的告白来得毫无征兆,柯雅一时半会儿招架不来,等反应过来以后,便气急败坏地把他推出花店门外。

莫名其妙!

夜深人静的时候,柯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时手机蓦地振了一下,是常安发送过来的短信:“我今天跟你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并没有跟你开玩笑。”柯雅吓了一惊,手机随即从手中掉落在地,她捡起手机把短信给删了,然而,她又有点后悔删掉这条短信。

说不出的感觉。

然而两天以后,柯雅的花店被人砸了。那会儿花店已经打烊,柯雅一个人在店里算账,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几个手持钢管的陌生男人闯了进来,砸烂了店内所有能砸的东西,还口出狂言说是商小姐吩咐的。

“什么?”

这花店不是那个女人买来送给她的吗?现在凭什么找人来砸店?!

而这时,常安突然出现,他一个飞腿就把几个男人扫倒在地,他凌厉的眼神中也透着杀机。他和那几个砸店的人显然是互相认识的,他们都不敢相信常安会倒戈相向,和自己人动手。

“和商小姐说,这个女人的事情我都要管,请她不要再来骚扰她!”把几个男人轰走以后,常安这才慢慢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柯雅。

“这个店不是她送的,是你送给我的对吗?她见不得我过得好,找人来砸店,她一定要对我赶尽杀绝是吗?”

常安二话不说,蹲下身,紧紧地拥抱住她。

她此刻多像一个柔弱的小女孩,身体瑟瑟发抖,常安的怀抱却能平息她心里的一切慌乱。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商菲儿不会放过你的?”柯雅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担忧地问了一句。

而回应她的,只有用力得不行的怀抱。

“我不怕。”

“因为,我爱你。”

7.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柯雅生日的当天,她收到了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最开始,她还妄想着这些花是舒觅龙找人送来的,可也是当天,她在电视新闻里看到商菲儿在媒体面前大方承认怀孕了的消息的时候,一直陪在她身边的舒觅龙,脸上有着要即将成为孩子父亲的喜悦和激动。

柯雅绝望地心想:也许,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舒觅龙。她从他脸上的表情中明白,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过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已经忘记了自己。

或许,早就忘记了,是她一直不肯放弃而已。

“花收到了吗?夜晚我过来陪你过生日。”电话里,常安的声音稀疏平常。

“你觉得我肯定会答应吗?”她故意反问。

常安在电话那头爽朗地笑:“不管你答不答应,你的生日,我不能缺席。”

这句话铿锵有力,柯雅整个人都震住了。

挂断电话以后,她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感觉待会儿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常安一直没有来。

柯雅起初以为他是公事在身要晚一点才能到,她想打电话给他,又怕他接到电话以后发现自己的小心思,于是便一直静静地等着。可时针转到了夜晚九点,常安还是没有来,柯雅终于忍不住拨打了他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却不是常安。

“安哥他出事了。”

柯雅在往医院奔跑的过程中想了很多,脑海里飞速闪过很多画面,所有的画面里,统统都有着常安这个人。这一刻,她不希望他出事,万分不希望!她还想要见到他笑而不语地站在自己面前,用他最独特的方式,默默守候着自己。

柯雅终于跑到他的病房门前,等她想要一鼓作气闯进去的时候,突然听见常安略带沙哑的声音从门内飘了出来。

她整个人如石化般不能动弹。

“常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现在为了一个女人要逃离我?”说话的人,正是商菲儿。

常安并没有说话,可他也许做了什么表情,触怒了商菲儿。

瞬间,柯雅听到商菲儿气急败坏地大吼:“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把你当亲人……”

“小姐,我爱她。”

两个人都沉默了很久,久到以为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直到,商菲儿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你走吧,我以后都不要再见到你。”她甩门而去,却讶异地见到柯雅站在门口。她狠狠地瞪了柯雅一眼,然后消失在柯雅的视线当中。

柯雅慢慢地走到常安的面前。

他受了很重的伤,右腿还打着一个厚厚的石膏,他以为没有人了,正闭着眼睛小憩。猛地,他睁开了眼睛,看到柯雅。

“你来了?”他轻笑,目光柔软。

“我都听到了。”

“嗯。”

“你明知道我对舒觅龙还有感情……”她忐忑地说出最大的疑虑。

“没关系,我能等。”顿了顿,他又继续补充,“刚刚小姐找了十个很厉害的人来教训我,我以为自己会被打死的,但她最后还是喊停了。那一刻,我想到的是你,只是你。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柯雅坐在他的身边,默默地流泪,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8.这才是真正的阴谋。

时间退回到半年前。

商菲儿把常安叫到自己身边来,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手紧紧地贴在常安的手背上。

“小姐……”常安立刻缩开,一张脸蓦地红了。

“果然,这么多年来,你还是喜欢我的。”商菲儿赞许地说了一句,“接下来,有一件事我想让你去做。”

“小姐请说。”常安毕恭毕敬地答道。

是的,他爱她,这么多年,他一直陪在她身边,替她遮风挡雨,帮她瞻前顾后。在他二十岁的那一年,他更替她挡了一刀,从此一张脸变得丑陋无比。

商菲儿却说这道疤很好看,硬是留着,不让他去做任何的整形手术。

直到她遇到舒觅龙以前,常安一直都以为,他能够这样守在她的身边一辈子。

“常安,你不知道我有多爱觅龙。可我很害怕,那个叫柯雅的女人,有一天会重新从我的手上抢走他……所以,我让你做一场戏,但这一场戏,可能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完成。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一直留在她的身边,让她以为你是爱着她的,最后你们两个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常安答应了。

从来,不论商菲儿有什么要求,他都会应承,并且做得妥当和风光。

这次,也绝对不会例外。

汽车飞速驶过。

柯雅坐在常安的身边,她累得睡着了。常安抓着她的手,然后静静地看完商菲儿发来的最后一条短讯。

她说:“常安,谢谢你。”

然后,他把SIM卡取出来,朝窗外丢了出去。小小的手机卡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龙英雄

全民奇迹最新版本

横扫天下游戏

相关阅读